“无名峰”野游 初二(5)班 侯若兰_文学方舟_学生园地_葡京下载官方网站
您的位置:首页 >学生园地>文学方舟>详细内容

文学方舟

“无名峰”野游 初二(5)班 侯若兰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04-26 09:54:34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无名峰野游

初二(5)班  侯若兰

在暑假最燥热的七月,我坐着爸爸的面包车回到老家。沿着公路开了许久,道路两旁的植被多了起来,缠绕着爬山虎的杂草丛,挂满了绿色松果的罗汉松,将铺满石子的柏油路压缩成乡间的泥巴小路,横生交错的枝干从茂密的绿叶中钻出来,在车窗玻璃上留下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划痕。

忽然,一个熟悉的声音像一束阳光穿透浓密的梧桐叶。我透过其中,斑斑驳驳的光影缝隙中隐隐约约看到几个黑色人影,是奶奶和爷爷。

在老家的生活也不全是充实,比不上寒假过年那般热闹,亲朋好友们聚在一起。哎!我叹息着。老家唯一的黑白电视已经冒着雪花开始罢工,我只能坐在那张吱吱乱叫的竹木椅子上,给那些扯着嗓子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黄毛小鸡,一粒一粒地喂食它们永远也剥不动的老玉米,直到它们撑得打起饱嗝儿,我才在奶奶的嘟囔中清醒过来。

头顶上一轮赤色的骄阳,将落在地上的汗珠顿时变成热腾腾的水蒸汽。我一抹头上豆大的汗珠,挥洒在地上翻滚着发出滋滋声响。好闲呐!我再次唉叹道。这时,小爷爷夹着个大榔头从邻院乱石堆上小心翼翼地走过来。我好奇地凑上前:小爷爷,你要去干嘛?他摸了摸下巴上断了半截的胡喳儿,眼睛眯成一条缝,眼角的皱纹瞬间向四周伸延,上扬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兰兰,我带你去爬野山吧!

    “知了,知了。刚到山脚下,就能听到山林迫切地呼唤。丛林中深邃的羊肠小道,给人以无穷的诱惑,山角是一片绿地,成群结对的三叶草将这星的每一寸土地都占满了,紧挨着冒着绿色尖牙的狗牙根,偶尔还能看见几株载着银色露珠的四叶草,一片绿荫的海洋中点缀着无数朵蓝色的、紫色的、黄色的,指甲盖儿般大小的野花儿。燥热的阳光,不放过每一个地方,但脚下还是像踩着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似的,湿漉漉的。光的热情促使这里的虫儿们欢腾起来,在我脚丫间不停挠着痒痒儿。倏地,一个、两个匆忙的身影在绿叶丛中窜上窜下,让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挪动脚,以免伤到这些可爱的小精灵。兰兰,我们要进去了。这时候,小爷爷挥舞着大镰刀说道。好的,GoGoGo翠色的青竹伸出几片斜展的叶子,轻轻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绿网,幽深的湿气悄悄地,悄悄地,将我们揽入大山的怀抱。

渐入深处,两旁的青草逐渐被高大的罗汉松和青翠欲滴的竹子代替,夏日燥热的气息瞬间被这份难以打破的宁静和幽深的湿气掩埋,头顶上时不时滴下几颗珍珠般的露珠,从发间流到发梢,顺着手指的纹路直到脚尖,湿湿的印迹被阵阵凉风吹过,似乎更加清爽。越往深处,植被也越多,像是头上笼罩着一张绿色的凉蓬,将所有热气拒之门外,有时会有几株斜卧的树挡住去路。这时候就要靠小爷爷的镰刀和榔头大展身手了。小爷爷先是系紧绑在胸口的布条儿,紧接着用手握镰刀斜砍那些已经倒下的枯枝烂树,然后单手顶住将要倒下的树,再轻轻用脚把树踩倒,很快一条路就出现在脚下。

伴随着风声,树叶在沙沙说笑,不知何时小爷爷使出浑身解数开始摇动身前的罗汉树,一个个青褐色的罗汉果沉甸甸地挂在枝头,让人不禁想到圣诞老人和圣诞树。在剧烈的摇动下,有几个熟透的果儿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,小爷爷用榔头挖了一个洞,并把果儿放进去,然后用穿着大黑靴子的脚一点一点地将土压实。我也来!我纵身一跃,身后的竹林被弄出一个缺口,一束刺眼的阳光从缝隙间倾泻到地上,在光与影中,隐约看到零零星星的灰尘在空中飞舞。小爷爷用披在头上的毛巾掸了掸工具上的灰尘,我们已经到半山腰了。

     在半山腰有一大片空地,它被一片竹林包围,潮湿的地面被落下的枯枝败叶覆盖,像是铺上一层厚厚的金箔,熠熠生辉。小爷爷在金箔中划来划去,叶子顿时发出如风铃般清脆的声音,慢慢地上掘出一个很深的凹洞,洞中冒着一株芽尖,小爷爷把榔头打在离芽尖几厘米的地方,向下压,差不多时再轻轻上撬。出来了!出来了!我兴奋起来,可结果有点失望,这只是一个被啃了半截的竹笋。走吧,走吧。小爷爷招呼道。我有点疑惑,怎么不挖了?不是说有很多竹笋吗?我依依不舍地看着那片空地,缠着小爷爷继续挖笋。那个大坑是野猪刨的,竹笋多半被啃完了,而且野猪的獠牙可长了,会拱人的。

无奈,紧跟小爷爷离开。上山的路似乎更难了,耸立的乱石拔地而起,布满荆棘的树丛蜿蜒曲折,幽寒的湿气从四面八方袭来,令人直打寒战。突然,眼前有块一米多高的岩石挡住去路。小爷爷二话不说,单手将我推上去。我扒住两旁散乱的岩石,脚踩在小爷爷干枯的手上,使出全力撑出地面,好不容易爬上去。而小爷爷随便找了一个立脚点,成Z字形一跳就上来了。这时天空下起绵绵不绝的小雨,脚下铺满树叶的小路开始显现出他的狰狞面目,膨胀而起的淤泥,牢牢地抓住胶靴,让我寸步难移,勉强走上一段路程,我已是上气不接下气,喉咙开始干裂发痒,蓬乱的头发中钻出大大小小的汗珠。走在前头的小爷爷看了看气喘吁吁的我,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们回去吧。”“不要,不要,我还想登上山顶呢!我硬着头皮,任雨水打在头上。我继续向前迈步,但最后还是败下阵来,只好跟着小爷爷依依不舍地原路返回。

回到山脚下,绿茵丛生的地方,三叶草已经沾上淤泥。在接近脚踝的地方留下一道道黑色的线条,我牵着小爷爷粗糙而硬朗的手,望了望身后绿色的野山,小雨弥漫,烟雾缭绕,让人不觉更加感到它的神秘,密密麻麻的树林包裹住她裸露的肌肤;鸟叫虫鸣,萦绕在她的上空,天空渐渐露出了淡淡的血红色,在荡起涟漪的湖面映出她的另一个影子。

再见,无名峰 !

 

指导老师  俞永军

——刊于《老山》2018年第1  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

    Baidu
    sogou